摄影术出现 180 年,终于迎来分水岭

今年的五一假期朋友圈摄影大赛中,用手机拍出清晰月亮的朋友并不多,但朋友圈里绝大多数的参赛作品,都经过精心挑选、剪裁调色,用上自己最喜爱的滤镜或美颜效果。除了严肃的新闻媒体,或许这年头依然有人坚持要「原图直出、绝不 P 图」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从我们习惯使用美颜、滤镜,再到前段时间华为 P30 Pro 月亮模式的讨论,手机摄影正在冲击着传统摄影的准则。正是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、算力的提升、互联网社交平台的流行,「摄影」这门技艺已经成为普通人随手可以用的功能。与此同时,算法在摄影中越发重要,「计算摄影」开始成为摄影新趋势。这距离「摄影」在 1839 年才被法国科学院与艺术院承认为一种「技术和艺术」,仅过去 180 年。

手机摄影历史不过十年

在大约十多年前,手机摄影的成像是马赛克,性能是战五渣,用手机拍照根本算不上「摄影」,顶多是记录。

▲ 夏普 J-SH04夏普在 2000 年推出了第一部内置摄像头的手机 J-SH04,后置摄像头为 11 万像素。之后诺基亚、索爱等手机厂商纷纷跟进发布带有拍照功能的手机。索爱在 2005 年发布了第一部带有自动对焦功能的索尼 K750i。

▲ 索爱 K750i此后,拍照功能开始成为智能手机的标配,手机摄像头从当年的单摄 11 万像素,一直发展到如今的 4000 万像素、5 个摄像头。当手机本身大小、CMOS、镜头结构、电子光圈、变焦方案逐渐等成为硬件上限制手机摄影的因素时,软件则释放了我们对手机摄影的想象力,其中包括相机算法、处理图片的人工智能算法,以及各类图片处理软件、平台。

在不同的硬件基础上,软件算法的发展不仅让我们拍出的照片拥有更多细节,也催生了一些新的摄影形式:

▲ 以上分别是抖音短视频、美颜直播、关美颜直播中的不同效果比如美颜功能,拍出了人像变瘦、变白、化妆、变高等各类效果;滤镜功能,让一张简单的图片拥有不同的风格。

在 AR 和 AI 加持下,我们不仅可以拍摄个人专属动画表情,还可以用 Snapchat 拍出口吐彩虹、长出动物五官等各种奇形怪状的照片。如今这些熟悉常用的功能,在传统摄影人的眼里,依然属于无中生有、矫正过度,是难登大雅之堂的影像。

传统摄影的第一准则:真实

传统摄影的准则精神,可以从传统的摄影比赛规则中体会。世界新闻摄影比赛(WORLD PRESS PHOTO,简称 WPP、荷赛),成立于 1957 年,已经举办超过 60 届,该赛事被认为是国际专业新闻摄影比赛中最具权威性的赛事,也是全球著名的世界新闻摄影比赛。而新闻摄影的第一条准则,就是真实。《国家地理》全球摄影大赛中的评判标准包括:创意、摄影品质和摄影内容的真实性。无论是在图片中增加 / 消除了事物,这样的修改都被视为破坏了摄影内容的真实性。《国家地理》中国赛区还对参赛作品提出了这样的要求:谢绝提供电脑创意或改变原始影像的作品,即参赛照片仅可做亮度、对比度、色彩饱和度的适度调整,不得做合成、添加、大幅度改变色彩等技术处理。虽然不能无中生有或有中生无,但适度调整亮度、对比度、色彩饱和度是可以的。至于怎么才算「适度调整」,这就要看评委的眼光了。

▲ Harry Fisch 提交的作品2012 年,一位名为 Harry Fisch 的摄影师的作品获奖,后来被通知由于他使用 Photoshop 软件移出了图片中的一个塑料袋,因此被取消资格。

▲ Harry Fisch 的原图虽然他辩解自己可以通过裁剪画面去掉那个塑料袋,但《国家地理》表示「很不幸你没有裁掉那个袋子」,并坚持任何采用数码化手段移除照片内容都是违反规则的。各类摄影大赛的评比中,得奖作品被发现曾使用软件进行修饰而取消资格的事情常有发生。

2016 年,尼康相机的新加坡分部在 Facebook 上举行了一个摄影大赛,最后获奖者是摄影师 Chay Yu Wei 的作品《抬头看》。摄影师照例给出了这张照片的相机型号、快门、光圈等参数,并说自己是在某处拍街景时不经意抬头拍到的,并说自己「运气很好没有等太久」。

▲ 这就尴尬了然而有网友发现,当他用 PS 打开照片调整色阶后发现,飞机是 P 上去的。另外摄影师 Chay Yu Wei 所说的拍摄地,根本不会看到这个场景。某种程度而言,传统摄影坚持的准则是「真实」,当然还有艺术和审美。这些准则和观念经过多年的潜移默化,已经深入公众心中。这个准则的形成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,其一,在摄影术被承认的 180 年里,很长一段时间摄影的相关机器都无法满足人们的摄影需求,人人都能用上彩色摄影的历史才不过几十年。其二,摄影在新闻摄影领域发挥的作用巨大,影响甚广,摄影被认为是比文字更能真实、客观纪录新闻事件的方式

摄影是一种延伸人类视觉感官的技艺

人们在古典摄影时代追求「纯粹的纪录」。在相机为主数码摄影时代,无论是相机厂商,还是摄影师,总希望拍出最接近人眼所看的场景。

但摄影机器对「真实场景」的记录和储存,严重受限于机器本身。然而即使是同一个场景,若使用不同的白平衡模式(白炽灯、阴天等多种可选),也会改变拍摄对象的真实颜色。不同品牌的相机,对色彩的取向也是有差别的。某种程度而言,当我们放下胶片相机,拿起电子元件作为感光材料和数字储存的数码相机时,就不存在「没有后期」的照片了。每张数码摄影照片都经过校准、加权、场景评估、选取动态范围、曲线套用、降噪、有损压缩……最后才得到一张不同格式的数字文件。在不同的软件上打开 RAW 文件,或者在不同的显示器上打开同一张图片,都有可能出现色彩差异。

手机摄影,则是先由手机内的片上系统(SOC)负责拍照,接着由图形信号处理器(Image Signal Processing,又称 ISP)对样张进行后期处理。不同的 ISP 有不能的性能,同样的 ISP 被手机厂商使用新算法进行调试后,也会出现不同的处理效果。

手机上的同一张图片,在不同的 app 和社交平台滤镜加持下,可以呈现完全不用的风格。滤镜类摄影 app 主要朝着两个方面发展,一类是相对专业,需要读懂色温、色调、锐度、对比度、饱和度、高光等术语;另一个类是相对智能易上手,一键即可达到某种预设的效果,比如增加滤镜或人像美颜。手机和相机虽然同属数码摄影,但手机拍摄与相机有着不同的流程。手机拍摄受限于硬件,因此算法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图片的成像质量,也让各类手机厂商可以根据定位和受众提供不一样的拍摄效果。智能手机的普及让我们进入了计算摄影(Computational Photography)的时代,算法、软件在摄影中的重要程度并不比硬件小。

苹果那句「万亿次运算,成就每一个瞬间」的广告词,就是一个例子。 iPhone XR 的摄像头系统号称能够充分利用神经网络引擎,并具有每秒五万亿次的运算能力。手机摄影中的 HDR 和夜景功能,关键在于包围曝光和多帧合成,可以视作传统摄影的机器后期。但是 AI 为照片补充细节就不太一样了,算法基于标准纹理对模糊的影像的修复,这也是华为 P30 Po 月亮模式的争议核心。算法为照片补充细节,这个做法在冲击传统摄影准则,这种冲击也在缓慢改变公众的摄影观念。一方面,摄影在从一门小众艺术变为大众记录生活的方式,技术一定要解决「如何让拍照更简单」的问题,所以相比看不到的真实,看得到的虚幻更为大众所接受。另一方面,摄影机器作为工具极大地延伸了人类视觉感官,随着摄影相关机器和技术的快速更新、普及,公众的审美和观念却相对滞后。就目前看来,技术下的摄影已经不再是传统的影像艺术了,也不仅仅是报道新闻的一种媒介了,它可能是一种融合现实的影像技术,比如摄影和 AR 的结合,基于算法,我们就能做到 3D 模型 + 贴图来修复场景。如今的摄影工具,不仅可以通过长时间曝光拍到人肉眼看不到的星星、星轨,还能够基于机器学习去识别场景,自动对焦、优化曝光以增强图片的细节。这些技术都已经超过了古典摄影观念「还原肉眼所见真实世界」的维度,但依旧是在更大程度地延伸人类的视觉感官。

▲ 图片来自:欧洲南方天文台比如那张史上第一张黑洞照片,就是人类目前在计算摄影上获得的最大成就。借助分布自地球各处的射电望远镜和数据处理中心,我们终于看到了黑洞的样子。

▲ 计算摄影的技术巅峰在天文界总而言之,摄影永远无法脱离机器,人类依靠机器延伸视觉感官,这种延伸可以跨越时空或空间。我们如何看待一张照片,就是如何看待、处理自己与摄影机器之间的关系。有趣的是,我们最常使用的软件微信曾上线图片滤镜功能,然后在 2013 年发布的微信 5.0 版本中撤回了这个功能。原因是张小龙认为:「照片真实,不加修饰地反映生活即可」。不过在微信视频聊天时,还是有美颜的。